爆雷,让你的阅读更有乐趣!

对于小说迷来说,「禁止爆雷」是我们彼此之间的共识,如果有人触犯这个大忌,你一定会狠狠给他一个白眼;更不用说,如果你是写小说的人,却有人告诉你,他读了一半就已经先偷翻结局,把你精心安排的最后几页读完了,你一定会觉得自己好像被赏了一巴掌吧。

然而,英国编辑与出版分析师金恩(Danuta Kean)可不在乎。反之,她告诉你,别客气,结局可以先读。

「我会这幺做,是因为我是文学漫游者(flâneuse):这不只是因为先知道终点,代表我可以享受沿途风景,更代表我保证可以避开糟糕的状况──烂结局。」她在《卫报》上的一篇文章如此宣称。

金恩说,朋友向她抱怨「原本读得津津有味的小说,结局却令人失望」的次数,已经多到她早就数不清了,但她自己并没有这种困扰。由于已经读过结局,「我继续读下去反而有更多乐趣,内心明确知道我不会漏读任何东西。」

金恩并不掩饰自己的阅读习性,因此有些作家会为此向她发牢骚。比方罗温.柯尔曼(Rowan Coleman)在出版最新作品《The Summer of Impossible Things》之前就曾拜託金恩不要先读结局。柯尔曼说:「如果你耗费长久时间精雕细琢步调和结局的揭露方式,你当然希望读者信任你。我从第一章开始,就能知道要不要信任这个作者。如果不能,我就不会继续读。」

童书作家克里斯.普莱斯利(Chris Priestly)则说:「故事的顺序,就是作家安排好的顺序。」因此他认为金恩先读结局其实会毁掉阅读旅程,「我有点困惑,为什幺你要故意搞破坏自己在故事线性发展中获得的乐趣。」

即便如此,金恩仍然坚持己见,「知道最后几页发生什幺事,并不会破坏我在故事中获得的乐趣,反而放大了乐趣。」

而她认为自己的理论并非随意胡诌,其实是有根据的。她提出2011年时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克里斯登菲德(Nicholas Christenfeld)和李维(Jonathan Leavitt)两位社会心理学教授提出的报告为自己辩护。该篇研究报告指出,爆雷其实更能强化阅读乐趣,就算放在强调曲折或反讽的悬疑小说也一样。

在进行研究的时候,两位教授让受测对象读厄普戴克(John Updike)、契诃夫(Anton Chekhov)、阿嘉莎.克莉丝蒂(Agatha Christie)和瑞蒙.卡佛(Raymond Carver)等经典作家的小说。不过他们将这些小说分成三种方式交给受测者阅读:维持原样、在小说前附上透漏剧情的序章,以及将该篇序章插入小说中假冒成作品一部份。

最后的实验结果指出,受测者读的作品如果维持原样或在中间插入剧透文字,他们几乎都会弃读,而那些在作品之前放上剧透序章的作品,则最受青睐。

对于这样的研究结果,克里斯登菲德指出一项可能作家自己未必想过的盲点:「剧情只是一部作品之所以好的藉口。其实剧情如何(几乎)都不重要,真正的乐趣是在写作本身。」

也就是说,作家或许该担心的并不是读者是否先知道剧情,而是自己是否从写作中得到乐趣。

两位教授也认为,一篇已经先透漏剧情的故事,反而更容易读,「一旦你知道会发生什幺事,故事就更好消化──你可以更自在地接受资讯──然后可以专心地深入理解故事。」李维说。

也因为这样,我们总是能将喜爱的小说一读再读,喜爱的电影一看再看,并且乐趣不减(甚至反增),看来不无道理。

也许下次你也可以接受金恩的建议,试试看先读结局。只不过,千万别让作者知道。

The Guardian、圣地牙哥加利福尼亚大学新闻